在整个世界的历史上,中国可以说是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都一直以世界第一的形象领先于世界,这种领先,放到现在来说,就是相当于美国在世界格局中的份量,甚至还远远高于这个份量,和后面的世界第二的地位是远远拉开的。

这种领先是多方面的,不仅包括经济,而且在政治,文化上都是如此,中国在历史上成为了世界的中心,这就是所谓:“中国”的由来。

作为世界的楷模,天朝上国,中央帝国,古时候的中国,在十八世纪以前确实是整个世界学习的榜样,西方传教士眼中的中国是一个伟大的帝国,在我们后世被视作很不堪的科举制度,传到了西方,竟然形成了西方的文官制度,而除此之外,当时中国的很多东西,都是西方所没有见到过,甚至闻所未闻的,西方人看中国,充满了羡慕。

而那个时代的中国人,和西方却也是能平等交流的,比如说利玛窦那和中国士大夫徐光启、李之藻等人的交往,相互之间的坦诚,直率,西方学习中国,以带来了他们的先进经验,而中国人看西方,则是以一种平等的态度,去接受中国文明中缺少的东西,其实,如果没有后来发生的重大事件,中国一定能以这种态度来看待世界,甚至能继续领先着世界,面对整个世界的工业革命之挑战。

然而不幸的是,大清王朝的建立却硬生生的阻断了中西交往的过程,甚至将中国带入了一个落后于世界的深渊。

从今天的眼光看,清朝当然是中国的一部分,但在当时,满洲部族还是一种相对落后的文化形态,对于阎某人所谓的森林文明说,也只是一种笑话,满洲文明在那个时代基本上是十分落后的,满洲对中原的统治也并不是历史的必然选择,一个相对落后的文明凭借着野蛮和征服上位以后,他们缺乏以足够的文明治理中国的经验,所以满清并没有沿着中国的文明之路走,他们缺乏严重的文明底蕴,他们统治中国后所面临的不是如何促进文明的发展,促进这个老大帝国的前进,而是如何尽快的汉化,尽快的融入这个帝国,尽快的能够管理这个帝国,于是,中国在领先的时代,硬生生的被满清踩下了刹车。

但历史是不会给清朝留下充足的时间的,在满清改朝换代忙着以汉治汉的时候,西方国家却已经开始了新的工业时代,在中华文明止步不前甚至倒退的时候,西方已经迎头赶上了。也就是说,在满清还在学习如何统治一个庞大的农业帝国的时候,西方已经开始了以农业社会转向工业社会的过程,很显然,如果明朝尚在,引导有一个农业帝国转变一个工业帝国是确实可行的,而满清却还要经历一个从落后文明走向农业文明的过程。

所以,中国没有及时正确地回应工业革命和满清有莫大的关系。

1793年,英国政府派遣马戛尔尼使团出访中国,其目的就是想和中国建立近代意义上的国家关系,中国如果在这个时候通过谈判解决问题,那么西方工业革命向东方向中国转移,就会顺利很多,或许满清的变革之路会走的更快,不至于跟不上世界的脚步。

然而满清政府却只知道你买我的东西,你支付真金白银就行了,而我不需要你的东西是我不需要,他们根本无法理解市场需求,更无法理解所谓的贸易平衡,于是,虽然中国的产品瓷器、茶叶和丝绸等已经成为西方人的日常消费,西方却只有依靠“鸦片贸易”来成为平衡和中国贸易赤字的手段了。

此外,满清统治者的一味恐惧汉人会夺回政权,将精力和注意力放在对国内汉人的打压,对国人精神的禁锢上,也是其导致国家落后于世界的一个基本因素,而在于此同时,西方世界早已成为了近代民族国家。而无知的清政府,竟然还在做着八旗治汉,汉官治汉人的美梦。

甲午一战,和清朝几乎是同时西化的日本,举国一体,以民族国家之姿挑战满清这个老大帝国,日本国民踊跃参军,捐款捐物,大清朝却在为了所谓的国体,脸面给慈禧太后过生日,最后一败涂地,中国继续下滑到了深渊。

时代是中国的,历史是中国的,在我们现在不停的鼓吹康乾盛世的同时,却丝毫没有看到与此同时的西方早已经越过了封建的盛世,走在了历史的前沿。满清做为一个在不该出现的时间里出现的历史王朝,在中国的兴盛之路上,扮演了一个无知而挡路石的角色,可以说,中国的衰落,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满清的存在。

首页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