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和谐号到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飞驰在神州大地的高速铁路列车在改变我们出行方式的同时,也让中国高铁实现了由“追赶者”到“领跑者”的跨越。而在这场跨越中,中国高铁的设计者们也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再过半个多月,春运就要开始了,在中车四方股份公司的调试车间里,85后列车网络控制设计师刘汉和同事正在对一辆即将交付使用的“复兴号”列车进行调试。网络控制系统好比是列车的大脑神经,与“和谐号”相比,“复兴号”的神经系统有了质的飞跃,它的智能化感知系统,能够对列车进行全方位的实时监测。

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列车网络控制设计师 刘汉:这个人机显示屏,可以看到车门的(信息)、整个列车的通信(信息),还有整个烟火报警,有没有报警,是哪个地方报的警,让司机更准确地处理应急故障,提高整个车的安全性。

时速350公里的“复兴号”,刷新了世界高铁商业运营最快速度,牵引、制动、网络、车体、转向架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和多项关键技术的突破,也让中国高铁成为了世界高铁的“领跑者”。

46岁的梁建英是“和谐号”和“复兴号”多款型号列车的主任设计师,至今她都记得第一次看到进口高铁时,内心的震动。

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副总经理 总工程师 梁建英:感觉到还是比较震撼的。因为从看整个车辆的外形还有它内部一些细致化的做工,确实还是跟我们原来的一些想法和看法是不同的。我当时并不是负责动车这个板块业务的,但是当技术来到公司之后,我还是整个自学了产品的图纸和设计文件。

造中国自主化的高铁,从那时候起就成了梁建英和同事们的信念。但要在外方不转让核心技术的情况下自己干,挑战可想而知。曾经为了第一款自主研发的CRH380A型高铁,研发人员转战实验室和天南海北,做了3000多次试验,为了提高车辆耐风沙和耐高寒的性能,他们经常在极端天气里一待就是十几个小时。

中车四方股份公司技术中心首席设计师 于延尊:在零下三四十度的环境下,下去开裙板、开底板,手都不听使唤了。有些场地你不脱掉(棉衣)进不去,真脱了衣服,一分钟两分钟马上冻透。

2010年12月,CRH380A高速动车组在京沪先导段创造了时速468.1公里的世界铁路运营试验最高速,这也意味着中国高铁在世界高铁行业有了一席之地。而对于梁建英和同事来说,这只是个开始。2017年中国标准动车组“复兴号”投入运营,曾有人做过实验,用一张火车票作为配重核心,在“复兴号”上搭建出两层的棕榈叶平衡系统,当两辆高速行驶的“复兴号”交会时,平衡系统稳如泰山,“复兴号”的高度平稳和极度舒适,让人惊叹,而这背后是设计师们不舍昼夜奔袭全国各地进行的5000多次地面试验和2000多次线路试验。仅仅为了让“复兴号”的车厢噪音比“和谐号”再降低几个分贝,研发团队在实验室进行了一年多隔音试验。现在“复兴号”以350公里的时速飞奔时,车厢里面的噪音最小只有65分贝,仅相当于人正常交谈的声音,这个指标让中国超越自己,也超越了世界。

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副总经理 总工程师 梁建英:实际上技术指标只是一个方面,它更多地是奠定了我们国家对高速动车组的研发能力,也验证了我们形成了我们的创新资源和创新的能力,我想这些就是我们的底气和信心的基础。

从做国外高铁技术跟跑者,到如今成为世界高铁领跑者,中国只用短短的十几年,中国速度的背后是中国几代铁路设计师的厚积薄发和矢志创新。再过几天,17辆编组的超长版“复兴号”将投入运营,载客能力比16辆编组将提升7.5%,而对于梁建英和同事们来说,创新脚步并没有停下。在刘汉他们的网络控制研发室里,这群爱探索网络技术的80后、90后的设计师们,还在对优化新款“复兴号”的网络控制系统进行着热烈讨论。

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列车网络控制设计师 刘汉:在前人、前辈高铁人的努力之下,现在我们的高铁列车不管是从速度等级、安全还有舒适度这些方面,都已经达到优良的一个程度。下一步我们要做的就是针对整车大数据的一个挖掘,进行一个智能化列车的制造。这一块我们是很有信心走出国门,走向世界的。

而除了智能化,梁建英的团队还在向另一新型尖端轨道交通技术、时速600公里的高速磁浮列车发起挑战,工程样车将于2020年下线,这款车将填补高铁和飞机间的速度空白。

中车四方股份公司副总经理 总工程师 梁建英:如果说把轨道交通行业真正地做好,你必然要掌握一些核心技术。在这样一个岗位上,在这样一个好的大势环境下,你应该让你的工作为社会能够有所贡献,让人们的出行更加便捷、舒适和安全,这就是我们的梦想。

首页体育